清朝貪官和珅 其實是個暖男

作者:佚名   編輯:璟薇   瀏覽次數:1077 次   發布時間:2018-11-17 19:06:03   打印本文

人,都是有復雜性的,無法完全用簡單的善與惡、是與非來評判。柴靜曾說過一句話:當你了解世事的復雜性時,你便不會輕易地褒貶。的確是這樣。能否看到這種復雜性,能否不輕易褒貶,能否不非黑即白一刀切地評判一個人或一件事,是一個人成熟與否的體現。

有一個人,可以作為這個道理的絕佳例證。他是和珅。

和珅,可謂中國歷史上最有名的貪官,在清宮劇里扮演了重要的角色。這些影視劇,也進一步夯實了他在老百姓心中貪得無厭的惡人形象。和珅貪,這是一定的。但這是否就是和珅的全部?這個人身上是否就真的一無是處、毫無閃光的地方?恐怕有待考量。

本文無意為和珅翻案,而只是要借著他,來說說人的復雜性,說說人性的多面性。當我們把和珅當作一個活生生的人來看待,起碼能看到,他的身上還有一個閃光點,一個讓人動容的很大的閃光點,那便是他對妻子的摯愛與忠誠。無論他多么惡,至少在妻子面前,他是一個好人,一個暖男。

古代男尊女卑,和珅與妻子的感情之事,正史中并沒有記載。下面說到的這些事,出自野史,卻并不一定就是空穴來風。因為野史很多時候所記載的,正是正史所不愿記載的事。有一句話也說,“無風不起浪”,就算是野史,恐怕也是有所依據,尤其是對和珅這樣口碑嚴重不佳的人,若非確有其事,就算野史又怎肯記他一點的好?

和珅的結發妻子,是當時的宰相英廉的孫女,名叫馮霽雯。她與和珅結婚時,和珅正在官學讀書,是一名大學生。馮霽雯出身名門,性情溫順,與和珅結婚后,她相夫教子,對和珅體貼入微。和珅也很愛馮霽雯,在馮霽雯面前從來不橫行無忌,為所欲為。有人說這是和珅懼怕老丈人的權勢,他還是小人物時這樣說還說得通,等他權勢熏天時他依舊那般,再這樣說就說不通了。

看到這里可能有人會想,那是在舊時,又是像和珅這樣的大官,不是應該三妻四妾,但仍然每天尋花問柳、生活糜爛,才對嗎?

是的,和珅的確有妾。但這些妾,都是經過妻子馮雯雯同意的,甚至是妻子主動為他納的。從這一個細節,也能看出和珅對妻子有多在乎,因為若非他本意,他根本不用這么勉強。但對于他們的夫妻感情,這僅僅只是個引子,和珅對妻子的用情至深,還遠遠沒有得到充分體現。得以充分體現并因而感人至深的,是他與妻子的生死訣別。

和珅與馮霽雯感情深厚,恩愛甚洽。可是,由于他們的小兒子夭亡,四十七歲的馮霽雯悲傷過度,身染重病。和珅憂急萬分,在七夕這天花重金為馮霽雯舉辦了一個盛大的祈禱活動。當時,和珅豪華的府第中搭起了彩棚,供起了牛郎、織女的牌位。

和珅虔誠地為病中的馮霽雯默默祈禱。但是,和珅的祈禱對于病入膏肓的馮霽雯并未起到什么作用,她依然病勢沉重。和珅仍然不死心,在農歷七月十五——傳統的鬼節這一天,又賄賂起鬼神。馮霽雯居然熬過了七月十五,但是,她最終未能熬過中秋節,在嘉慶三年的中秋之夜病逝。

馮霽雯的去世讓和珅悲痛欲絕,他用隆重的葬禮來表達自己的深情與沉痛。極度傷心中的和珅,還為妻子連寫了六首《悼亡詩》。其中的一些句子,催人淚下。

揚此一坯土,泉址會相隨。

今日我送伊,他年誰送我?

哀哉亡子逝,可憐形影單。

記得去春時,攜手憑欄桿。

今春花依舊,寂寞無人看。

折取三兩枝,供作靈前觀。

這些詩句質樸而深情,其中的悲傷與疼痛,是裝不出來的,他也用不著裝。比起蘇軾的“十年生死兩茫茫,不思量,自難忘”,和珅的文采或許差了些,但其中的濃情,卻并沒有差別。

安葬完妻子,和珅又下令將馮霽雯生前居室中的一切都按原樣擺設,永遠不讓別人居住。和珅還時常去那里憑吊,懷念亡妻。

和珅對妻子深沉的愛意與敬重,這是毫無疑問的。但背后的原因,恐怕并非只是簡單的男女之愛——就算那是主要,而特別值得回味和咂摸。

和珅的伯樂,是妻子的爺爺英廉。那時的和珅還一文不名。正是在他一文不名的時候,英廉發現了他、培養了他。正是在他一文不名的時候,英廉把自己唯一的孫女下嫁給了自己。那么和珅對妻子的愛和敬重背后,必定有著一份感恩之心。

和珅幼年父母早亡,在家里,他缺乏關愛;在外面,他嘗盡了人間的酸甜苦辣。或許正是因為妻子的到來,才使他感覺到了家庭的溫暖。官場之中的和珅在爾虞我詐中游走,但這些爾虞我詐中的冷酷無情、扭曲疲累,未必就是他想要的東西,只要他還是一個正常人,只要他還有著安寧的渴望。或許只有在自己喜歡的女人面前,和珅才能夠坦坦蕩蕩、柔情似水,這或許才是他最真實的生命狀態,至少是一部分。

這就是和珅的復雜,也是人性的復雜,人生的復雜。貪得無厭、權勢熏天的和珅,心中都有知恩圖報、用情至深的一面,何況是我們這些并未被欲望和名位扭曲太多的尋常人?當你有怨、有恨的時候,就想想和珅、想想和珅所詮釋的那個道理吧。看到了,想通了,心或許就能寬容一些,活得或許就能平和一些。


湖北11选5体彩预测